找回密码

华为正被全球断链:美系供货商从各产业链源头逼华为另起炉灶

红天下推广编前语:华为已经不仅仅是一家中国科技企业,华为是中国最高消费类科技含量的商业联合体,一但华为的衰落,将对整个中国的科技创新产生重要影响,将让国内科技企…

红天下推广编前语:华为已经不仅仅是一家中国科技企业,华为是中国最高消费类科技含量的商业联合体,一但华为的衰落,将对整个中国的科技创新产生重要影响,将让国内科技企业没有了龙头,缺少了话语权,只能被动洋货的高利润压榨,从此没有了主导权,相信有识之士,站在战略角度,以一国之力,助力华为,走出困境,集全国科技实力,再造一个自主知识产权的新华为。

作为一个爱国的营销人,提出三点意见供参考

政府层面协调国内高新产业,打通我们能打通的领域,为华为铺路。

寻找去美化的其它国家科技力量,绕过美系企业,开辟新的供应链之路,需要全球的华人商业人脉力量,靠华为一家是不可能短期办到的。

从架构上重组华为,变为一家更加庞大的科技航母企业,以国家统一协调或做为一个实体战略入股华为,开拓整体科研转化资产或国内的其它重要的产业链项目,壮大华为研发实力,提供资金,以国家的力量让华为有能力在困境中,还能在海外开疆拓土,收购大量的海外科技资产。

仅以目前华为的实力,对抗全球的科技巨头联合体,接下来的路将是很难的,国家必须出手,但要统一听从华为协调,将有可能度过难关,这将是这场经济战争的第一步,还会有第二步,甚至不惜以战争的方式,逼迫中国的强力掘起,望当局者慎思。红天下推广何虎仁

 

以下为转载文章

又一闪存供应商美光证实停止供货华为,存储芯片“断粮”危机逼近

DeepTech深科技

05-3009:16

华为在芯片供应上有两大关键命脉,一是台积电的持续供货,二是存储芯片来源的确保。然而,全球第三大 DRAM 内存、第四大 NAND Flash 存储供应商美光 5 月 29 日对 DeepTech 表示,已经暂停向华为供货。根据美光 2019 财年上半年财报,华为占其营收份额达 13% ,美光正在评估可行方案以降低对公司业务的影响。这是美光首次针对华为事件做出回应。

同一时间传出,华为高层频频拜访三星、SK海力士、 LG Display 等存储芯片和显示屏关键零部件供应大厂,确保能继续供货这些关键零部件,不要加入美国发起的制裁行动。

美国掌握 20% ~ 30 % 存储芯片市场

根据市调机构 TrendForce 统计,全球前三大内存供应商和市场份额分别为三星 42.7 %、SK海力士 29.9 %、美光 23 %。再者,全球前五大 NAND Flash 供应商分别为三星、东芝、西部数据、美光、 SK 海力士,其中三星市占率约 30 % 、美光约 15 %。

从上述数字可看出,美光在内存约掌握五分之一市场,闪存市场如果以美光加上西部数据的全球份额,可能高达 30% ,华为在存储芯片上能依存的命脉,就只剩下三星、 SK 海力士,因为东芝加入禁运的可能性也是不小。

华为每年采购韩系零部件金额约 100 亿美元,其中在存储芯片的供应是依赖三星和 SK 海力士提供 DRAM 和 NAND Flash 芯片。

行业内人士分析,三星等韩系大厂目前仍在维持对华为的供应,处境应与台积电类似,虽然三星的 DRAM 和 NAND Flash 技术多数掌握在自己手上,但在制造方面,根据美国商务部的“出口管制”规定,只要销售给华为的产品当中涵盖硬件、软件等的美国技术含量超过 25 % ,就会被要求禁止,但三星和台积电都未把机台设备计算进去,因此可以继续供货。

机台设备成了美国禁止令下的最后一项“致命武器”

不过,台积电对于技术含量低于 25% 的计算方式,是与美国律师讨论过后的结果,传出并未正式获得美国商务部的全然认可,因此,对于后续是否会有来自美方的压力,各界十分关注。

业界一直传言台积电持续供货华为一事,频频遭受美国的“关切”,可以猜测台积电确实扛下不少压力,尤其在整个芯片供应链上都纷纷断开华为,从 Arm 、EDA、高通、英特尔、美光、Google 等软件和硬件,而国际标准组织如 SD 协会、 WiFi 联盟、 JEDEC 协会则是态度摇摆不定。

另一个值得注意的是,在 Arm 暂停与华为转移技术后,原本寄望开源架构 RISC-V 可以成为自主可控中国芯的一线希望,至少在物联网芯片上,可以取代缺少 Arm 技术架构的冲击,但现在看来状况没有这么乐观。

因为,美国 RISC-V 业者也被纳入管制名单中,不能向华为进行技术转移,至于在大陆的 RISC-V 生态体系方面,国内采用 RISC-V 架构的厂商是否能继续提供服务给华为?目前还不明朗。

再者, 5 月 29 日也传出美系光刻胶和研磨液大厂陶氏化学( Dow Chemical )因为美国商务部的规范,旗下所有产品均受美国出口法规约束,不得再销售任何产品给华为。

这个消息一传出,立即引发相当大的震撼,因为半导体生产流程主要是依赖机台设备和原材料,目前看来原材料也被列为管制项目,至于美国要不要把机台设备也列入范围,现在处于“模糊空间”,一旦美国朝最关键的机台设备下重手,恐是致命一击。

这次传出不再供应华为的是光刻胶和研磨液大厂陶氏,其制造的产品是半导体制程中无可避免的材料,如果陶氏表示不能卖给华为,那台积电采用陶氏的原材料生产的芯片,继续销售给华为旗下的海思是否也在限制之列?

供应链认为,陶氏化学所生产的产品并非是独家供应,其他替代厂商有德国的巴斯夫、日商信越、日商 JSR 等,因此,台积电若是不能用陶氏的原材料,用替代供应商来帮海思生产,仍是可行的。

由于陶氏并非是海思的直接供应商,海思只是 IC 设计公司,不需要采购这方面的原材料,但是帮海思代工生产的台积电需要,因此,陶氏这个“划清界线”的说法公开后,外界揣测隐含有一种将责任推给台积电,或是间接给台积电压力的意味。

不过,业界也分析,陶氏的原材料主要用于半导体制程上,但其实在部分组装产材料上也需要陶氏的产品,因此,陶氏应该是有直接供货给华为,这份宣言主要是澄清供货华为的业务部分,并非如外界所揣测的,有逼台积电加速表态要“选边站”的意味。

业界甚至开玩笑表示,每一家美系设备大厂为了表达“忠诚”,都可以如法炮制发表一份禁运华为、海思的宣言,但其实华为和海思根本不可能是设备厂的客户,最后全部会被“导引”至逼台积电“表态”。

这些说法虽然都是玩笑话,但也呈现出美国一路对华为穷追猛打的过程中,台积电所处地位的重要性,随着供应链各个环节的业者都陆续断开华为,台积电未来面临的压力会持续增加,但只要台积电继续出货,至少华为在短期内不会有运营陷入停摆的问题。

另一个重要趋势是,全球不少大型电信运营商都宣布停售华为产品,包括华为首款 5G 手机的预购活动也都喊停,由于华为海外市场的业务收入至少占 50%,传出华为内部也紧急做出反应。

供应链指出,华为开始对芯片供应链进行“去美化”,能由海思供应的产品尽量由海思负责,因此第一时间扩大对台积电、日月光等代工厂、封测厂的下单,能拉多少库存就拉多少,把年底前所需的芯片尽量囤积起来,全力防止断链危机。

由于高通、博通、英特尔等美系供应商都不能再出货给华为,很多 IC 设计订单都转到台湾芯片供应商如联发科、瑞昱、联咏、矽创等,取代美系芯片供应商。

不过,长期来看,华为很难完全把美系的芯片供应商都替代掉,因为不少关键芯片仍是由美系供应商独占。

华为手机的海外市场恐被三星瓜分

华为在 2019 年第一季全球智能手机市场上抢下 19% 份额,创下史上最高纪录,超越苹果成为全球第二大智能手机品牌厂,仅次于三星,且当时业界认为一直到 2019 年底,华为都能维持全球第二的宝座。

然美国禁令下来后,华为海外的销售量势必会受到影响,加上未来智能手机若无法使用 Google 应用软件和服务,海外消费者的接受度绝不乐观,公司内部目标是尽快提升国内市场的份额,补上海外减少的损失。

业界认为,华为损失的海外手机市场份额最有可能被三星抢走,其次是小米、 OPPO 、 Vivo 等国内手机品牌厂等。

再者,苹果也有可能分得部分市占率,但若是国内禁售苹果 iPhone ,或是提高苹果的关税,也会是中美摩擦之下的另一场风暴,届时三星将是不折不扣的大赢家。

华为在 2018 年智能手机销售量为 2.05 亿台,由于 2019 年第一季的强劲成长表现,当时市场调研机构将 2019 年全年手机出货量上调至 2.4 亿~ 2.6 亿台,但眼前随着情势恶化,华为 2019 年的手机出货量已经被市场下调至 1.65 亿台,其中以欧洲和拉丁美洲的影响最大。

由此可知,这一次美国对华为的制裁令下来,重创华为后,最大受益者是三星,而且三星是在上游芯片端,以及下游系统端两头得利。

三星不但会接手华为在海外的智能手机市场份额,让系统端的竞争实力越来越强,在上游芯片端,华为没有了美光、西部数据在 DRAM 、 NAND Flash 芯片的供货,也只能大幅依赖三星,这是非常危险的事。

因为与三星合作过的厂商都知道,三星的业务模式是从上游到下游全链掌握,一旦遇到与自家业务利益有冲突时,会毫无顾忌地断开合作对象,不会有情义相挺的戏码,也有很少有公司可以与三星长期合作。

美国商务部的制裁令下来,美系供应商无一敢继续与华为往来,就像美光所言,公司有 13% 营收来自于华为的贡献,业界认为,美光来自中国市场的营收高达 50 %,但在这一波狂风巨浪后,“去美化”的趋势恐怕难以抵挡,只是看国内芯片技术的进度快慢,何时能补上而已。

中美摩擦持续发展,是全球两大经济体的对峙,民众消费力道、全球经济景气都被影响,台积电创办人张忠谋日前也表示,美国对华为采取的限制措施,是会阻碍中国、美国,甚至是全世界的科技创新进展。

对于美系供应商而言,基于法规限制,美商不能不从,但情势持续朝恶化的方向发展下去,即使是外商也非常担心将逐渐流失中国庞大的市场业务,对公司长期发展而言何尝不是损失。

在这场难以预期发展的战争下,没有人是绝对赢家。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