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回密码

写在母亲节 怀念我的母亲周桂英

写在母亲节:怀念我的母亲周桂英 儿子:何虎仁 母亲周桂英,出生在一个江南农家的一个小湖村,辞世已多年,几十年伴我的点点滴滴尤如在眼前流淌,想起与母亲生活时光,从…

写在母亲节:怀念我的母亲周桂英

儿子:何虎仁

母亲周桂英,出生在一个江南农家的一个小湖村,辞世已多年,几十年伴我的点点滴滴尤如在眼前流淌,想起与母亲生活时光,从童年走过青春,从青涩到成熟,母亲把最朴实的真善平凡植入我的骨髓。

沐浴在母爱的童年

少时虽更久远,印象却更清晰,年轻时的母亲样子是那么的美好,也是我最骄傲的,虽然我从没有与母亲表露过,我的同学都很羡慕我的母亲,从小我先在农村母亲出生的村庄长大后回城,与母亲有共同的生活经历,也有吃苦的特性,与母亲配合,在城里种菜园的那些回忆最多,母亲下班,我放完学,一起掏粪,松土、种菜,摘菜,现想想有种田园牧歌的享受,现在吃到任何家常的蔬菜,都能浮现母亲的年轻身影。

与母亲一起学骑自行车,母亲买的红灯牌录音机,几年我都是听着自带的那版邓丽君,给我用来学英语,偶尔母亲听一下严凤英的黄梅戏曲,母亲因为父亲每天要起早,舍不得花钱在外买早餐,炒油盐饭,成了我们一家童年最值得回味的美食。家里没有热水,偶尔母亲在国营宾馆上班,晚上偷偷让我及两个妹妹去那里蹭下热水洗个澡,在她的值班室的冬天印象特别深刻,很暖很暖。

儿行千里母担心

少时老不理解儿子出外在母亲心中的感受,总是一转眼就满世界行走,母亲的背景拉出长长的牵挂,只是当时我在好奇怪世界的精彩,只在累了卷了才想到回家,懵懂不知罢了,现在想想非常愧疚。

母爱无声,行云流水

我从学校出来,一直在外漂泊,与母亲的交流越来越少,只记得每次回家,母亲准备很多很多的干菜,到出发的时候,我最喜欢吃的烧腊鱼每次用盒饭给我准备好,看我头发白了,听说黑芝麻好东西,特意种了一块地,给我自制了一大包的拌糖黑芝麻粉,密封好带路上,记得那一次,我在深圳足足吃了几个月,每年过年回深圳上班,更是车里都塞满了母亲的耕种成果,这几年我看到过年回深晒车后备厢,对母亲的思念日甚。

晚年母亲乐观淡然

母亲拉扯四个子女,勤俭辛劳,常年吃的很差,都是不健康的食品,年轻时可能得过血吸虫病,或外公的遗传,到了五十多岁,肝不好,胆也切除了,脾脏也肿大,唇炎也很严重,严重糖尿病及并发症,常年虚胖浮肿,经常晕倒,肝脏白蛋白很少,每每为了省钱,只吊一些可报销的血浆,维持着生理机能,人特别看得开,很乐观,每过一天都说是赚到了,不管病重,自已一个人去医院,调理几天,只要能下地,就马上回家,当生活的一部分,从没把自己当成病人,如常人一样,操持这个家,做年饭虽然很辛苦,但每每都是母亲一手一脚,直到离逝,从没有断过。

六十,母亲英年早逝

从此,家破碎了,我失去了牵挂我的远方,从此,我有理由不回家了,

母亲这几十年人生,伴随我从小到大风雨历程,每一步都有母亲的影子。

随着岁月蹉跎,更加思念我的母亲,梦里或打盹时,经常清晰的听到母亲在与我说话,叫我的名字。

 

作为儿子,也即将步入半百,母亲的朴素生活观念,深圳影响了我,勤劳真诚,淡然乐观的处世态度,深深铭刻在我的心里。

每天忙碌,深夜仅以此文怀念我的母亲周桂英

儿子:何虎仁

20190512

相关推荐